动画狗_挚爱SK

SK ST!!!第一只男神Jack Frost小冰人儿 卷福 虫贱 啊啊啊好多!迪士尼皮克斯挚爱动画一生 哈莉奎因!Chris Pine!德普叔!本尼!宇宙小子Steven 探险时光 怪诞小镇 慢慢补花园墙外(◍•ᴗ•◍)

【SK】How to talk with your leaders' kids

啊啊啊啊啊可爱!!

Rifai-nu:

How to talk properly with your leaders' kids and then shake their hands






这是Nyino少尉在企业号轮机部成为J氏管专职维修保养人员的第二周。他的一天从贝塔班次开始,任务不重,哼着小曲儿擦擦他心爱的设备们,上一级领导来检查的时候躲去休息间听姑娘们唠唠嗑,顺便从她们那儿顺走点小零食。Nyino非常了解自己,他没有什么野心,不关注升职加薪和八卦绯闻,热爱普通和平淡,深知知足常乐的道理,换言之,活的有点怂。他思维不敏捷,表达不流畅,身材不高大,长相不英俊,被姑娘多看几眼会脸红,领导说话声音大些吓得心怦怦直跳,头发乱得像鸟窝,总是一副“生人勿近——我好害怕”的气场;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有一双好看的蓝眼睛,但他也没有用它们为自己加分的意愿。


作为一名从约克镇基地临时调配过来的红衫成员,他深知自己绝对没有自己天天检修的那些管子地位高,每天能偷偷瞄一眼自己最崇拜的Scott上尉已经足够多了;如果自己制服颜色的诅咒传闻不是真的、能平平安安活到退役,那最好不过。他从没奢望过能与高层有什么亲密接触,甚至没亲眼见过舰长和大副——哦,他们在全舰广播里的声音还是挺好听的;他们长什么样子呢?Nyino模模糊糊记得舰长好像也有一双蓝眼睛,比自己还要蓝。




这一天对于这位小伙子来说,没什么不同。他刚刚搞定第一遍常规检查,现在正听着音乐完成PADD上的日常报告,手边有一盘漂亮的猎户座同事烤的蔓越莓树莓混合口味小饼干,耳机里在放Sabotage——他们尊敬的轮机长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爱上了这首歌,Nyino认为自己如果要向Scott先生学习,那么听他听的歌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我是否可以尝一尝它们?”


耳机的吵嚷之外忽然多出另一个声音来。Nyino太沉浸于摇滚和金属的节奏,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差点手抖打翻了小饼干。他眼疾手快稳住小饼干,紧张地摘下耳机把PADD推到一边回头看是什么人——贝塔班次这个控制间明明只有自己和长官的授权码能进才对。




上班时间吃零食要是被长官抓住可不太好,他有点儿心虚地回过头,一瞬间甚至想到了自己被辞退回约克镇找个小酒吧当酒保的悲惨光景;不过——


男孩眨着眼睛期待地望着他。一个小男孩,七八岁,头发黑黑,眼睛蓝蓝,皮肤白白,耳朵尖尖,另一个更小的婴儿正趴在他背上安然甜睡。


男孩见他没反应,又重复问了一遍:“请问,我是否被允许品尝一下它们?”


Nyino的大脑还没有完全处理好这些信息,只能顺着男孩的视线看过去,落在自己的小饼干上,然后他战战兢兢点点头:“可以……当然可以。”




男孩望了望外面没人,小心地关上舱门凑过来,踮起脚从盘子里拈出一块放进嘴里仔细地嚼了嚼,评价道:“10%蔓越莓和5.1%树莓风干后的果粒,25%碳水化合物和29.86%水,8.77%脂肪和7.01%黄油,1%食用色素。那么,剩下的13.26%是何种调味剂?”


Nyino愣愣地听着小孩电脑似的分析饼干的成分,愣愣地摇头:“抱歉,我……我不知道,这是别人做的。”


男孩歪头看了他几秒钟,仿佛在鉴定他说的话是否真实。然后背着婴儿,朝他浅浅鞠了一躬:“感谢您的招待,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他撇了一眼他身后电脑上的值班信息,“……Nyino少尉。”


Nyino总觉得这个句式和动作非常地球,而且非常东方。是哪个国家呢?




他不知道现在是该询问这个孩子的信息,还是向上级报告轮机室闯入了无关人员比较好。他瞥了一眼PADD,犹豫的空当儿小孩正费劲地解开背袋,试图把背后的婴儿转移到胸前的怀抱里。


孩子注意到他的视线,挑了挑眉毛:“您想知晓我的私人信息。”


Nyino张了张嘴:“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的种族具有精神感应能力。”他终于把婴儿抱到怀里,腾出手来并拢起拇指与食指,“非常微量。您倾向于知道我的全名还是昵称?”


Nyino慢吞吞地说:“昵……称吧。”


男孩答:“Ko-mekh称呼我为Chico,而这是我的幼妹Chaya。”




Ko-mekh?那是什么?Nyino想问他们为什么会在这儿,但是电脑忽然发出一阵刺耳的警报铃声,少尉再一次被吓了一跳,匆忙地转过身核对每一项信息看哪里出了错。Chico扫了一眼屏幕:“涡轮排水机阀门卡顿,编号W-B76-阿尔法自动修复即可。”


Nyino吞了口口水,这完全符合检修手册上的条例。他输入了编号,事实证明男孩是对的,很快警报停了下来。


比起他们为什么在这里,Nyino更好奇Chico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了。但是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被刚才警报吵醒的婴儿开始哭闹起来。


天啊。Nyino打了个寒颤,他最害怕的不是凶狠的克林贡人或者残酷的牵牛星德尔塔病毒,而是婴儿——无论任何种族。他们的哭闹是足以毁灭宇宙的终极无敌武器。




不过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的Chico倒是很淡定,他抱着他的小妹妹轻松得像拎着洋娃娃,手法娴熟地从上到下抚摸着她的脊背,这很有效,她停止了哭闹并且——完全清醒了过来。


金色鬈发的小姑娘眨眨她甜蜜的棕色眼睛,用小手指戳了戳哥哥的脸颊,又放进嘴里,转过头来盯着位于她视线之下的Nyino。她再一次伸出手指向后者的方向:“Ko?”


“不,不是有蓝眼睛和金头发的都是Ko-mekh。”男孩摇摇头,“Ko-mekh和Sa-mekh在吵架,这里Nyino少尉。”


“Ni-no!”婴儿咯咯笑起来,小手去捏哥哥的尖耳朵。


Chico抓住她乱动的小手从自己饱受摧残的耳朵上摘下来,握成拳头:“安静,Chaya,没有瓦肯人这么笑。”


不过婴儿并不理睬他。




:::




瓦肯人。Nyino从一片混乱的信息中检索出了最关键的,据他所知企业号上的瓦肯人不超过三个——这还是给他小饼干的那个猎户座女孩儿告诉他的。他虚弱地打断小兄妹:“你们为什么会在……会在我这里?”


“正如我所言,Ko-mekh和Sa-mekh在吵架。我与Chaya需要清静,因此我们离家出走了。”Chico轻描淡写地回答。好像只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而不是一个不到八岁的男孩带着他不到一岁的妹妹瞒着监护人,来到了企业号最不该随便闯入的控制室之一。“电脑显示这里当前值班人数为一,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优越的选择。”他不断地、努力地、和妹妹挥舞的小手指斗争着,“J氏管非常有趣。”


说到他的专业Nyino感觉亲切了点儿:“它们的确是。那……你们的监护人是谁?我该为你们联系他们吗?”




先前一直一本正经、逻辑清晰小大人似的男孩眼睛里终于滑过一丝年幼的畏怯:“……无须。他们并不需要知道——”




他话音未落,控制室的舱门再一次滑开了。这一次大步流星走进来的人结结实实吓到了Nyino——这是Spock先生,企业号的最高指挥官之一,那个从学院时期就以高标准严要求闻名遐迩的瓦肯大副——不是说Nyino有多么了解他,只是这些传闻已经多到溢出了茶水间,他被迫记住了。


Nyino本不记得Spock的样子,可他记住了瓦肯人的……奇特发型。他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先前看见Chico觉得莫名眼熟。


不,现在不是类比发型的时刻。大副为什么会在这儿?是他的工作出现严重失误需要高级将领直接把他发配到太空里吗?还是他冒犯到了指挥官先生?上帝啊,他的恐慌症要发作了谁来救救他——




“Schico George Spock,”瓦肯人的视线只是滑过他,甚至没有多做一秒停留,便继续投射到他身旁的男孩身上。指挥官的声音平稳并且例行公事,“你是否又一次在不被允许和知晓的情况下擅自使用了Kirk舰长的授权码?”


舰长?怎么又关舰长的事儿了?难道刚才小孩进控制室用的是舰长的授权码——呃,好吧,这也说得通了。而且他这下知道了男孩的全名。


天啊,他姓Spock。


他竟然是大副的孩子。


天啊。


在震惊之余Nyino分神地想到,生气的家长会喊孩子的全名,这一定是个宇宙定律。




“……我道歉,Sa-mekh。”男孩把妹妹抱得更紧了一些,婴儿看看他,又看看成年人,最终选择抛弃哥哥向着Spock伸出手:“Sa?”


她要求一个抱抱,而后者也应允了。Spock把婴儿从男孩怀里抱起来,继续说教,“我认为你很清楚T’Chaya Amanda Kirk只有十一个月,你不应该把她带到这种地方。你自己也不可以。”


Nyino呆滞住。他似乎在这场对话里又听见了舰长的姓氏。


天啊。


这个小女孩是舰长的孩子。


所以舰长和大副——


天啊。天啊。天啊。


他都知道了什么?




“十一个月两周又四天。”Chico小声地纠正道,父子俩完全没有注意到年轻少尉的惊魂未定。没了妹妹可以抱,男孩甚至不知双手放在哪里比较合适,“你与Ko-mekh在争吵,这会吓到Chaya。”


“争吵?”Spock挑起眉,“我并未同Jim争吵。”接着他转向女儿,“我是否吓着你了,ko-fu(女儿)?”


Chaya开始把摧残哥哥的行径应用到父亲身上,咯咯笑着:“Sa!”


“你们的语速比正常水平高出31.7%,音量超出18.22%。”Chico指出。


Spock瞥了一眼Nyino,继而转向Chico:“我与你的Ko-mekh只是在讨论圣诞假期的地点。我认为应该去拜伦星拜访你的Mrs. Kirk,而他并不赞同我的提议。你是否想见见她?”


“Ko-mekh-il Winona?”小孩眼睛亮了一下,“当然,Sa-mekh。”


“你呢,ko-fu?”Spock并没有阻止小女儿抓着自己的耳朵,柔声问道。


“Ko-il!”Chaya只是重复着这个音节。




“既然你二人都已同意这项决议,那么当下情况为3:1,Jim会遵守地球少数服从多数的风俗遵从我们。”Spock总结道,“无论他同意与否。”


Nyino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居然在瓦肯人的眼睛里看到一丝转瞬即逝的狡黠——他是说大的那个。小的那个还没有很好地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最小的那个就不用说了。




“接下来我们该谈谈关于你的问题了,sa-fu (儿子)。擅用授权码,干扰正常工作,偷吃他人食物,再一次带领T’Chaya离家出走——Schico,你将会得到两星期的禁足作为惩罚。”


男孩的小脸垮了下来:“那……”


Spock说:“不,我并未看出你的妹妹犯下何种错误。”他甚至不需要听完问句便知儿子的心中所想。


男孩争辩道:“她笑得不像瓦肯人。”


“你们本身就只拥有1/4瓦肯血统。”Spock声音柔和下来,“并且,我想Chaya是与Jim更为相似的那一个。”


Chico看起来安心了些:“你总是说Ko-mekh的笑容是最闪亮、富有感染力的,是这样吗?”


Spock的唇角绽出一个非常小的微笑:“他的确。”




:::




Nyino有时候还挺希望自己会隐身或者缩小什么的,这样就不会被人注意到了。他努力地把自己蜷进椅子里,不打扰指挥官和孩子的对话。他依旧处于猝不及防得知舰长和大副是一对儿、并且已经育有两个孩子这一件事的震惊之中。好吧,在他并不清晰的印象里,大副和舰长的确总在一块儿,而且看起来也很般配,不过伴侣?他承认他真的没那个八卦天分。


不过他们听起来很甜蜜。好像过于甜蜜了。明明是在教育孩子,可他居然察觉出大副先生的无限柔情和爱意来——天哪他刚才是不是把瓦肯人看出了情圣的意味?他说给别人听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吧?


话又说回来,他只是个企业号的新人,指挥官们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那么老船员们岂不是……




Nyino打了个寒颤。看来有时候和同事们的交流也是必须的。


他记得饼干猎户座女孩儿好像给过他一个企业号内部论坛网址,他存在了PADD里,也许轮值结束就可以浏览看看。


是不是有一个专门的板块为了两位最高指挥官而开辟来着?




单手揽着Chaya的Spock甚至没有动作,Chico已经乖乖向他走了过去。


“回去向Ko-mekh承认错误。他非常担心。”


“好的,Sa-mekh。那我们圣诞假期还去拜伦星吗?”


“当然。”


“Ko-mekh为何不愿意与Ko-mekh-il见面?”


“也许你可以亲自询问他。”


“你与Ko-mekh真的没有吵架?”


“并未。”


“打架呢?”


“更不会。sa-fu,你为何会有此种疑问?”


“夜晚我曾听见你们房间的动静。非常吵闹,并且会有Ko-mekh的啜泣声。”




Nyino花了十秒的时间才理解了男孩这句话描述的究竟是个怎样的场景,忍不住想捂住脸,但又好奇Spock会怎样给儿子解释。


显然成年瓦肯人选择了一条曲线回答的道路:“那并非打架,sa-fu。那只是一种……另类的交流感情方式。”


“怎样的?”


“等你长大之后,你自会知晓。”


“可我已7.83岁了。”男孩皱起眉头,“还不够大吗?”


“不。”他父亲说,“足够成熟的男孩并不会带妹妹离家出走。”


小孩儿蔫了,陷入到自己的思考里。




控制室的舱门在他们面前再一次滑开,男孩先一步走了出去,而他的父亲则回过头来对着希望被遗忘的Nyino开口道:“我为我的儿子打扰到你的工作致歉,Nyino少尉。”


“不……没关系。”他结结巴巴应了这么一句,有点儿吃惊长官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Spock点点头,算是再见。而他怀里的小Chaya则向他举起手,小拳头张开又握紧,握紧又张开。




“呃,中校,准许发言?”Nyino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他吞了口口水,胃里揪着沉甸甸的紧张感。他还没和瓦肯人说过话——更别提他的最高长官了。他会因不当发言被吃掉吗?


显然指挥官并不打算吃掉他。Spock转过身,征询的表情几乎算得上是和善的:“何事,少尉?”


Nyino瞅了瞅他身后露出半张脸的小男孩:“他……Chico先生并没有偷吃我的饼干。”他说,声音抖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平稳,“我允许他了。”








Fin






Nyino:<斯瓦希里语> 得到神庇佑的幸运的孩子



评论

热度(17)

  1. 动画狗_挚爱SK不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