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狗_挚爱SK

SK ST!!!第一只男神Jack Frost小冰人儿 卷福 虫贱 啊啊啊好多!迪士尼皮克斯挚爱动画一生 哈莉奎因!Chris Pine!德普叔!本尼!宇宙小子Steven 探险时光 怪诞小镇 慢慢补花园墙外(◍•ᴗ•◍)

【授翻】【AOS】Though My Soul May Set In Darkness (CH9下)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piepiepoison:

原作者:pastmydancingdays


原作AO3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12892/chapters/3891070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再警告:全文偏SK,肉互攻 


待在Spock身边就好像靠近一簇烛火。有时确实会灼烧到他,但为了Spock辐射出的光和温暖都是值得的,并且他吸引着Jim,包括身体和灵魂。


 


“但是舰队——”


 


“我们是高效的指挥团队。”他冷淡地打断。“我不会因情感妥协,McCoy医生。因为我的情感不会影响我工作上的能力。”


 


“好吧,好吧。Jim小公主。”他退让了,试图缓和气氛。但没什么效果。Jim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一直皱着眉,半眯着眼看着Bones为了血液样本忙碌。


 


“听着,我很抱歉。”Bones有些生气,他转身面向Jim。“但我不是有意要这么刻薄的。我只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好吗?”


 


Jim的愤怒像被刺破的气球一样瘪了。


 


“我知道,我也很抱歉。”Bones尴尬地从侧面抱住他。Jim用比他想象中更多的热情回抱了Bones。后者捡起一条从床单上扯下的破布,拿给Jim。


 


“也许我们得好好利用圣诞怪杰给我们留下的工艺品。朝这条布片咳嗽。狠狠地咳。”


 


Jim困惑地看向他,但还是照着做了,然后把布片给了Bones。


 


“这是为了什么?”他嘶哑地问。


 


Bones展开布条,中间是一小泡血。Jim的胃部沉了下去。


 


“我怀疑你已经吐了不少了,是吧?你的喉咙好像肿了。虽然它在里面,要再生挺麻烦的。要是你想的话,我可以弄长一点——”


 


“不了,谢谢。”Jim匆忙说。“我会没事的。”


 


“我们今天还有大把的时间,孩子。我会把能做的测试都做了,因为你的症状相当多。”


 


Jim点点头,听到这些还是不太高兴。在Bones拿着他那些折磨人的工具开始前,他突然想起来什么。


 


“嘿!为什么叫我‘Jim小公主’?”


 


Bones坏笑着拿来三录仪。


 


“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他把你抱来,Jimmy。”他大笑着。“你像个19世纪的小姐那样昏倒了,还是穿着过紧的束身衣的那种。”


 


草。在接下来的三个半小时里,他要被困在房间里和这个怪物呆一起。鼻子不再流血了,他擦干留下的血迹,为接下来的惨状做好准备。


 


在近两小时不停歇的令人恐惧、为难,有时甚至是痛苦的检查后,Jim的前任挚友似乎完成了他那些折磨人的探索。微笑着,哼着小曲——居然还哼着小曲!——Bones消失了几分钟,把从Jim身上榨取的所有血液、汗液和眼泪样本储存好,回来的时候拿着另一只无针注射器。


 


“这又是为了什么?”Jim呻吟着,他的抗议从来都没停止过,也没减慢Bones的进展。“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就像是一块人形针垫。”


 


“哦,停止抱怨吧!你已经做完测试了,好吗?但是为了准确起见,只有对不起了。”


 


Jim还没回答他,注射器就刺进了他的脖子。一阵困意突然袭来,他半心半意地朝Bones模糊的影子挥去。Bones引导着他躺在床上。


 


“你死定了。”他含糊不清地说。他的朋友那残忍的表情让他短暂地担心了一会儿,然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舰长。”


 


“舰长。”


 


Jim突然恢复了知觉,他睁眼看见Spock关心地弯下腰,优美的粉色嘴唇在末端垂下。还有他的眼睛…哦,这双美丽的深棕色眼睛闪烁着抱歉的光芒。Jim笑容满面地看着他,让他甚至更惊恐了。


 


“McCoy医生!”他叫道。“舰长似乎身体不适。”


 


Jim全神贯注于伸手去触碰那双可爱的尖耳朵,因为他想要啃咬它们的尖端。他晕乎乎地傻笑着,解释自己只是开个玩笑。Spock僵住了。Jim躺在床上,手臂努力向上伸直。


 


“是的,我先前给他扎了一针,让他在做完测试后睡上一觉。他似乎需要那个,但也许我下手有点重。”


 


Bones走到床边。Jim开始反复地戳他,被Bones渐渐发青的脸色逗乐了。


 


“是啊,我绝对是下了重手。”Bones抱怨,又刺了Jim一针。Jim尖叫出声,缩回Spock怀里,环住他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剩下的两个人在他的头顶尴尬地交谈着,Jim搅成一团的脑子终于开始清醒了。他慢慢地抬头对上Spock空白的眼神,松开了手臂。


 


“抱歉。”他尴尬地喃喃低语。


 


“没关系,舰长。你现在并未处于正常的精神状态。”


 


Jim的心沉了下去。难道只有在头晕或者精神错乱的时候他的触摸才会被接受吗?Bones进入他的视野,后者摇摇头野蛮地咆哮着。于是他终于记起了为什么他会失去意识。


 


“为什么?”虽然他并不需要进一步澄清。


 


然而Bones才不买他的帐。“你需要睡觉。现在闭上你的嘴,让我说清楚。你的症状是可治疗的,大部分都很常见,但我不只是要治疗它们,而是想要治愈这些症状。为了让你痊愈我得把病根找到,希望这些测试能派上用场。”


 


Jim因为他的语气畏缩地躺回床上。


 


“测试结果何时出来?”Spock在他身边轻柔地问道。Jim是那么地想要触碰他;他一直都是从触碰中感到安慰的人,Spock冰凉的肌肤对他的狂热而言,就像是镇痛膏。他如此沉醉于渴望之中,没有听到Bones的回答。他只看见Spock确认地点了点头,嘴唇弯曲就好像想要说些什么。接着他们都看向他——但不完全是期待。也许他们只是想让他打破尴尬的沉默?


 


“我想要出去,”他要求着,注视着就像是疯犬主人一样的Bones,“我想要在Beta班次去那个新的星球。”


 


“滚,”Bones炸了,Spock也瞪着他,挑了挑眉。“我不知道你到底哪里不对,那里的空气可能——”


 


“我已经去过了!”Jim争辩。


 


“你生病了!”


 


“我很好,而且上一次什么也没发生。”


 


“一朵花喷了你一脸,而且…”


 


“而且什么?”Jim叫板,“而且什么事也没有,这才对嘛。”


 


他用恳求的眼神看向Spock。后者一直用一种网球观众的态度注视着他们。


 


“Spock,帮我离开这里。你会和我一起的,对吧?”


 


有那么一瞬的停顿,他朝他的大副眨了眨眼,瞪大婴儿蓝的眼睛。Spock的回应是用眼睛扫过Bones,开了口。


 


“哦,天哪不!”Bones抱怨。“你不能帮他。”


 


“舰长完全正确,医生。我会紧密守候他,将他交还给你。”


 


“求你了,Bones。”Jim额外说道,抿着嘴。


 


Bones咆哮着双臂交叉在胸前。


 


“你可以出去,除非,除非,说好了,如果你在这儿待到Beta班次。我希望在你们进入外星环境前你能尽可能的休息。”


 


Jim点头点得那么用力,就像头都要掉了似的。


 


“爱你,Bonesy。”他轻哼着,给了Bones一个飞吻。


 


“是啊,我确定你爱我。”尽管如此,他的嘴唇向上弯曲着。接着他的眼睛像激光一样射向Spock。“而你么,照顾好他,不然的话我就把神经抑制剂偷偷塞到你的食物里。”


 


“那是威胁吗,医生?”


 


“不,Spock。我说到做到。”


 


Jim也相信绝对是Bones那个脾气会做出来的事。一阵西部风格的僵持在他的上方开始了,两个男人都用眼神和态度表达着坚定。令人惊讶的是,Spock居然首先泄气了。


 


“我接受你的措辞。请你准许我留在这里和舰长共进午餐。我相信工程部出了另一场事故。”


 


“操。”Bones骂了一声,“好吧,不管你们了。Christine?我们有事故要处理!如果在你们走之前我还没回来,Jim,好好听大地精的话。”


 


“我什么时候不听话了?”


 


Spock偏头看了他一眼。Bones已经匆匆跑开。他也不需要解释了。


 


“别用你那副表情看我。”Jim撅嘴。


 


“我没有这么做,舰长。午餐你想吃什么?”


 


Jim被意想不到的发展打败了,他回答:“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Spock皱眉。


 


“我会喝Plomeek汤。”他警告Jim,走向复制机。“也许不会吸引你的味觉。”


 


“我很肯定不会。”Jim反驳。他很想喝,是因为他想要享受Spock会享受的每一件事。


 


“很好,舰长。”


 


“是Jim。”他咕哝着。一碗还冒着蒸汽的汤,附带一把勺子,放到了他的膝盖上。闻起来很奇怪,但并不坏。Jim抬头看向Spock,几乎是为了等他的许可才开饭。Spock给了一副高深莫测的不算是微笑的表情。Jim看着他舀了一勺汤送到嘴边喝掉,喉结因为吞咽的动作振动,自己才喝了一口。汤里有很明显的风味,对他而言其中的香料很陌生,但是Jim松了一口气发现他真的喜欢Spock最爱的食物。


 


“挺好喝的。”Jim微笑着说。Spock的脸满足地稍稍放松,他坐在床边的椅子里的姿势也没那么僵硬了。


 


“我很高兴你喜欢它,Jim。”


 


“你小时候也喝这个吗?”他喝了一大口,因为Spock又僵硬了而诅咒自己。“抱歉,抱歉,你不需要回答这个。”


 


“不用道歉。”Spock安静地说。“我确实喝过。我的——我的母亲过去经常为我做。”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汤。Jim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比如他应该试着安抚他的痛苦。


 


“我知道我已经说过了,”他开口说道,声音低沉而柔软,知道只有Spock能听到。“关于你母亲的事我很遗憾。我觉得我本来会很喜欢她的。”


 


Jim不敢抬头看Spock。虽然不确定Spock的反应会是什么,但过了一会儿,一只手放上了他的手臂。他震惊地抬头看进那双悲痛的眼睛里。


 


“谢谢你,Jim。我相信…我相信她也会喜欢你。”


 


Jim笑了,一阵爱意冲刷着他。他想要向前吻上Spock,但是他不确定结果会怎么样。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他再次确认,感到愉悦和希望。“我自己的妈妈根本就不喜欢我。”


 


后一句本来是想打趣的,却变得单调而走味。苦涩的单词从他的嘴角溢出。Spock的手掌轻柔地摩擦着他的手臂。他收回手掌。


 


“我确定。”他低声说。他们在沉默中喝完了汤。




医生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可以搜一搜圣诞怪杰的图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73)

  1. 动画狗_挚爱SKpiepiepoison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