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狗_挚爱SK

SK ST!!!第一只男神Jack Frost小冰人儿 卷福 虫贱 啊啊啊好多!迪士尼皮克斯挚爱动画一生 哈莉奎因!Chris Pine!德普叔!本尼!宇宙小子Steven 探险时光 怪诞小镇 慢慢补花园墙外(◍•ᴗ•◍)

荷花池:

瓦肯之心


原文:

授权:有

封面:感谢 @ListenBird ( @无药可吃 )

备注:未校,早期翻译,水平有限


第四章 无力招架


简介:每对新婚伴侣都有个学习的过程,对吗?

备注:故事就发生在《至死不渝》几天后,就在刚刚开始五年任务之初。


~K/S~


Jim的手指敲着座椅扶手。节奏忽快忽慢,一点也不平缓。但他还是不停地敲,因为一旦停下, Chekov下次报告他们到那个他妈早该绘制到星图上的星系的距离时,自己就会把他的脑袋咬下来。

他们的五年任务开始不过才五天而已,Jim就已经准备好不顾一切祈求允许自己回学院去了。

他们已经经历了一次差点把他们所有人都炸到地狱去的引擎故障,紧跟着就是一个新人文书官(制造)的灾难,结果是他将自己困在了环境控制室里,想要要害舰上的每个人窒息而死。这事刚结束,为了锦上添花,他们被敌对外星人弄上船,对方想要抢走Spock的大脑去统治他们的星球。

由于让人收获走他崭新崭新丈夫的大脑不在他的工作安排里,所以Jim出来干预了。报应是,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因为他们试图令他的脑袋屈服而抽疼着。

所以,如果他想要对自己的领航员吼叫——好吧,不要,其实他最好不要,因为Chekov大概会哭出来,得什么样的坏蛋舰长才会把他十九岁的领航员弄哭?

所以,他没有吼叫。他非常小心地不要吼叫。相反,他试图说服自己,自己不是感冒了,自己的头也并没裂成两半——骨头已经针对Spock的坚称再三确认过了——自己身上的每根肌肉也没在疼痛。更没帮助的是,他没吃早餐,咖啡太冷也没喝。所以,他当然头疼了。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在椅子里缩成一团,可能还得哭。但那样太不专业了,所以他不能。他不会呕吐。他不会。

虽然可能只是威胁恐吓,但是操它的,自己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Spock的,而且自己真的真的需要一大杯咖啡,为什么那些复制机都他妈是彻底的废物点——

“天杀的!”

低吼的咒骂吓得Jim瞬间清醒过来。他转得太快,差点扑街到甲板上。其他的舰桥成员也都转过头,他妈全都目瞪口呆地瞪着Spock。

眨了好几下眼,Jim几次尝试却一个字没说出来。等他能出声了,Spock冲着自己设备的凶残怒颜已经变成了迷着眼的怒火。他的指节因为抓着控制台而泛了白。

Jim找回了自己的声音。“Spock?”他冒险轻声问道。但好像他的大副甚至都没看着他。他的双手从控制板上落下。

“申请离开舰桥。”他咬牙切齿道。

“呃……好的。”Jim傻傻回答道。“你——”

但Spock立刻直起身,速度快到Jim很惊讶他的椅子居然没翻倒。Spock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电梯,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Jim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很久很久。

他的船员们还瞠目结舌着——这次是对着他。转身避开Uhura和Scotty,还有他们同情的表情,Jim旋动座椅,想再次面向主屏幕,但随后改变了主意,起身占据了科学站。他无视自己船员们散发出来的好奇,盯着观察器,但没看见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只有等着被登记的广阔星野。他又看了看其他监视器,把过去一小时里Spock处理的东西鼓捣了一个遍,但没找到任何会令他失控的东西。

他会不会是生病了?

这个念头让他的胃部抽紧了一点点,Jim直起身。“Chekov,接手科学站。”

“是,长官。”干脆的回答。就这样有效。另一个领航员移到Chekov的位置上。看来,并不是一切都完蛋了。带着这一点令人振奋的安慰,Jim将指挥权交给Scotty后离开了舰桥。

-o-

Jim进来时,他们的宿舍里很安静,并且特别热。通常温度只会温暖到Spock不用披着毯子到处走,但Jim一进来,房间里迎面而来就是一股热。

他皱眉,命令温度降低几度,拽掉自己的上衣,走向他们的卧室。

门开了,一片黑暗,Jim本能地命令开灯。房间瞬间照如白昼,Spock低沉的嗓音吼道:“电脑,关灯。”

Jim眨眨眼,房间瞬间再次陷入黑暗,眯了眯眼才意识到有蜡烛的影子,然后才发现Spock正坐在冥想毯上。

“抱歉,”Jim小声道:“我没——”

Spock无礼地打断:“交谈无益于冥想。”

Jim下意识退后一步。“呃……好的,抱歉。”他马上说道,苦着脸悄悄退回主厅里。我的天呀,看来不论Spock恼怒的是什么显然是自己的错。可默默回顾完一整天的事件,Jim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是,这事是挺新鲜的;自己理解。但也没有‘那么’新鲜了。他们已经超越大副舰长关系八个月了。‘丈夫’这个词加入进他们的专业术语也只有几周而已。虽然Spock更喜欢‘链接伴侣’这个词。

叹了口气,Jim一手扒过头发,去往走道的路上路过镜子,停下皱眉看着自己镜中的倒影,试图再次将头发抹平。片刻后他放弃了,认命地要去独自去值班。也许等到下一班开始时,Spock已经克服了困扰着他的东西。

卧室的门嘶的一声打开,Spock的声音,阴狠而尖刻地质问着。“你要去哪里?”

Jim慢慢转过身,回答的时候努力不要听起来在恼怒。“去舰桥。我正在当班。我们俩都——”

但剩下的大胆反驳被咽下,因为Spock正如掠食动物一样走向他。Jim后退,不料撞在了隔板上。他根本没机会做出反应,因为Spock两手重重压在他头两侧,囚困了他。

他吞吞口水,努力不要惊叫。“你还好吧?”

Spock的胸膛飞速起伏着,说实话,他看起来有点狂躁。“否定。”他硬声道。

Jim不安地动动。“你病了吗?”

Spock没有回答,但Jim没法别开眼。他所有的怒气和压力此刻感觉更糟了,挤压着他的胸口,令他的脑袋合着心跳的节拍钝痛着。一切都变得令人讨厌,变得无法忍受。

就在他感觉自己要窒息溺毙时,Spock闭上眼,垂下头,但紧绷未曾退去。“我要求一次精神融合。”他低语道,依旧好不友善,言语粗暴。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祈求。

小心地移动——一直超越世间一切的本能——Jim触摸到他丈夫的脸颊,又被吓了一跳,因为Spock突然抬起头。他的呼吸变快,感觉就像阴狠的目光要将他生生划开。

“Jim,”他急促地呼吸着。“我需要……”

“好的,”Jim的嗓音也变得颤抖,但这次他的确被溺毙了,不知道这所有的情绪从何而来——愤怒、绝望与焦虑。“好的,Spock……好的,不论你需要什么——”

他吞吞口水,Spock触到他的脸;他的双手很温柔,不管他的双眼如何闪亮——如何变幻莫测。当他一找到融合点,他立刻屏息低语出Jim的名。那个声音如此令人安慰,以至于Jim都在自己胸膛深处感觉到了它。Spock再次闭上双眼,但这次很慢,随后倾身,将他们的额头贴在一起。“从我的精神到你的精神。”

Jim还不习惯这事,所他绷紧身体等待着疼楚,或是侵入感,但有的只是平和与温暖;就如初次。愤怒仅仅擦肩而过,轻轻地,虽然Jim也不知道怎么能成这样。

但此刻却是如此的明显。明显到Jim几乎要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晕眩了。Spock多经历的所有挫败与愤怒。全都是Jim的。每一种情绪,都顺着链接沁过去,影响了Spock,被放大到他的心情随着Jim变得越来越生气而变尖锐。但自己的愧疚还没来得及被自己彻底了解体会就被收集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理解。

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只是自己脑袋里的情绪、感觉而已。但它感觉起来是像是真的。感觉起来那样的美好,所有从Spock指尖辐射而出浸透了自己心神的暖意。

没错,Spock正低语着,虽然Jim认为也许只是在自己脑袋里。它就是真实的。逗趣与愉悦涓涓流淌过他们的思绪。当Jim试图弄懂链接时,它们就变成了Spock压倒一切的情绪。但也没关系,因为他很偏爱一个高兴的Spock。他微笑,至少他希望自己微笑——他本来打算要的,但他主要是漂浮着感受着。Spock回应的笑容的确就在他的脑海里,但这样也很棒。

Jim将它全部都拢过来,试图形成一个拥抱的象征,但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Spock却做了,Jim感觉被人聚拢收集,搂了起来,裹进了由他丈夫所成的万物里——并且莫名地知道Spock也被卷在他里面,所以这样就完美无缺了。

-o-

他们肢体交缠地躺在床上,而Jim终于回到了现实里。准确的说,是被搂在Spock的怀里。他半裸着身体,Spock正用鼻尖磨蹭着他的脖颈。他感觉自己彻底爽透了,并且还有片刻的迷离。之前上床的时候肯定很难因为自己还穿着裤子呢……

“Spock?”他的嗓音是刚睡醒的沙哑,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睡觉了。Spock在他耳边嗯了一声,一种让人骨头都酥了的询问。他咳嗽了下后再次努力道:“我们没有……?”

“否定。”其间又是深深的一蹭,Jim只能投降,不再问了。Spock呼出的气息温暖。“如此深度的精神融合对瓦肯人来说也是一种形式的释放。”

“呃……但并不是字面意思上的?我是说……”

“并非生理释放,不是。”Spock低喃着同意。他再次亲吻Jim的后颈,将他更往自己怀里搂。Jim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但现在它们依旧变得更柔和了,变成了柔和的光辉,而非滔天烈焰。不再有愤怒或混乱,只剩下满足。Jim自己觉得自己非常地满足。

但他也很迷惑。“所以……呃……”他倒抽了口气,Spock的牙齿蹭过他的肩膀。他舔舔嘴唇,无视自己做出的生理反应。“呃嗯。Spock?”

“什么事,ashaya?”

“你能……我是说,我并不想打搅了你的细细回味什么的,但……”

“对这个评论我并没任何观点可说。”Spock的牙轻轻咬下去,又引出了一下抽气声。“你发现这样很舒服。”他轻声评说道。

Jim扭动了一下,但他的大副显然不打算放开他。“呃,是的,我发现了,但……”

“你可愿意允许我再次这样做?”

Spock的手指滑到他的裤腰边。Jim倒抽了口气,他能感觉到Spock贴着他的皮肤微微笑了。“呃。什-什么?哦。哦,是的。”Jim气息不稳道。“再来一次。”

非常轻柔,Spock咬下去,这次力道重到令Jim嘶地一声抽了口气。体贴地,Spock用他粗糙的舌头舔舔那个点;再次贴上来哼嗯着,那哼声让Jim联想到了猫咕噜的声音。但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Spock就挪动他们的身体,结果是Jim眨着眼茫然地向上望着他。他的双眼温柔、好学。

他的用一根手指缓缓从Jim的太阳穴画向下巴。“我想再我们值班结束后继续这项实验。如果你同意的话。”

“好-好的。”这是他唯一能勉强说来的了。Spock没有微笑,但笑意却在他眼睛里。

“我为自己的失控道歉。”他说道,依旧很轻,但脸却变得十分严肃了。“我经历过家族链接。我认为配偶链接会是相似的。但,我们的链接……并非我预想的那般。”

Jim的胃部翻腾起来,但Spock似乎感知到了,或者也许是残存的精神融合,因为他用指尖刷过Jim的嘴唇。“我还未学会彻底吸收同化你的情绪。”

“Sarek本就说过我会很困难。”他试图拿这事开玩笑,但却一点都不好笑。“而且我的精神屏障也完全不像你的——”

“你只是需要练习。”Spock往后仰了一点点,眼睛里不再有一点幽默残留。“别将我的话错认为后悔。我很满意自己的选择。”

Jim努力想要微笑。“即使这意味着你会对着自己的科学控制台咒骂?”

尴尬在Jim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速度之快一秒钟后就消失不见了。“我也需要练习。”

然后Jim觉得自己的胸膛发紧。他用拇指描绘着自己丈夫倾斜的眉弓。“我会努力克制的。我只是过了特别糟糕的一天,所以才——”【译者语:Orz……天呀……果然被养成娇花儿了……这是要哭的节奏啊……】

“我并没要求你变得不再是你。”Spock打断道,这话几乎与Jim对Sarek说到Spock时说的一样。他的担忧变成微笑,然后控制不住地将手指插进Spock的头发里拉下他亲吻。

亲密的接触,他们肢体交缠;让一切再度变得温热起来。“我们能做到,对吗?”

“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我们成功获得一个成熟的链接。”Spock向他保证。

这并不是Jim所指,但也足够了。而且他们真的需要回到舰桥上去了,但Spock压过来,而他自己也不想停下。但还是很奇怪,因为他并不是非得想做爱不可,他只是不想放开Spock。

他的皮肤感觉起来比平时凉了一点点,因为热度依旧很高,但他刚好重感觉起来就像一张舒服的毯子。

满足地叹了口气,Jim拉过他。“Spock?”

“是,Jim?”

“我们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虽然就我们目前的活动看,这个问题可能被认为显得太过存在主义——”

jIm笑了。“(我是说)到床上来,Spock。”摇摇头,亲亲他瓦肯人的鼻子,享受着这个动作在那深色双眼里引出的爱意光芒。“我不记得有脱掉自己的衬衣。”

“我们精神融合时我为你脱掉了衣服。”Spock说道,突然奇异地满是歉意。“由于我是个接触型感应者,融合其间与你的皮肤接触——”

“嗨,没关系的。我并不是在抱怨。”他轻轻推推他的丈夫,被允许带着他们翻身这样他好能骑到Spock身上。“你应该脱掉我的裤子。”

“我正专心致志着。。”

“嗯。”然后他们俩都专心致志了,专心于双手与嘴唇。

“虽然我不愿放开你。”最终Spock喃喃道。“但我必须指出我们的值班尚未结束。”

“我知道。”Jim再次叹息。他先后动了动,但Spock跟上来,然后眉毛困惑地皱在一起。一下笑了,Jim主动伸出前两根手指,温柔地抚摸着Spock的。“你可以在剩下的值班时间里站在我的椅子边,假装必须如此。”

Spock看上去对这个提议不可思议地高兴。“我毫不怀疑Chekov少尉将获益于在科学站上额外度过的时光。”

“绝对的。”

Spock的头歪过来。“你在打趣我。”

“人家连想都不敢想。来嘛。”Jim倾身亲亲Spock惊愕的表情。“我们真的需要回舰桥上去了。”他到处摸索着自己的衬衣,先找到了Spock的,丢了过去,衬衫完美地落在了他大副他头上。他笑看着Spock又露出来,头发乱了,眉毛皱着。“对不起啦。”

“我不相信你感觉抱歉。”Spock说道,但是他也被逗高兴了。Jim能感觉道那笑意就在皮肤下骚动着。这,让他想起了……

“所以说咯。”他狡辩道,蹲下身调整固定自己的靴子。“我们大概应该有个计划什么的?对于这事?”他略略抬头,但只是皱眉看着Spock的膝盖,然后又把注意力转回自己的靴子上。“对于我的情绪?每当它们变过分了的时候?”

“你的情绪就是它们本该的样子。”

Jim再次抬起头,发现他丈夫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完美无缺,就是Jim甚至还没穿上自己的上衣。“我知道了。”他马上同意。“但我们还是需要确保你不会受到它们的影响。”

上衣在Spock手里;他穿过房间递上衣服。微笑着直起身,Jim接过衣服,Spock看着他穿上。他还没来得及转向镜子,Spock就走上前,用手指梳理好Jim乱发。“我会继续加固自己的精神屏障。”他说道。

精神都集中在贴着自己头皮的流畅动作上,Jim只是点点头。

“另外,我认为你误解了一个瓦肯链接的意义。”

“哦,是吗。”Jim的肩膀抽动了一下,并不是耸肩,因为按摩太舒服了不想打断。“呃,我是说,我知道这样你不再是孤身一人了,对吗?”

Spock的嘴唇看起来好像是要抬起来,但是又没有;完全没有。“那的确是它的功能之一。”

Jim微笑——在这所有的爱意正在他的头脑里弥漫着的时候不可能不微笑。很奇异精神融合后他们还如此联系;这样真好。“你是要将剩下的其他功能都保密吗?”他问道,只是在打趣。

“这个链接属于我们两人。”Spock回答道,Jim花了片刻时间才能明白这话就是回答。黑色的眉毛挑起来,如在指点。“你也不再是孤身一人了。”最终当Jim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时,他说道。

这个,显然。是的,Jim明白这个道理,至少在理论上……“你想要感觉到我的情绪?”他不确定地问道。

“作为你的链接配偶,这是我的权利。”

“好吧,可是——”

“Jim。”声音平静,只说了他的名字,但足够令他停止讲话。Spock双手捧起他的脸;此刻那双手更温暖了。“我会学习处理你的情绪。它们属于我,正如你的心神一样。”

那Jim该说什么呢?即使知道Spock不可能真的想要他的全部情绪。或是他脑子里的一切。Spock并不知晓那一切,不知道那些最糟糕的细节,所以Sarek说的没错——大概是有点太过多了。但他一个也不能说。所以他小心地点点头,这样才不会弄开他丈夫的手,然后在Spock吻他的时候贴上去。

“但现在你感觉好多了,对吗?”最后他问道。Spock闭着眼睛,呼吸均匀而令人安心。

“你的碰触抚慰人心。”

“是嘛?”Jim微笑道。他蜷起手指拢住Spock的脖子根,贴上去轻吻他的额头。“那就全都给你。”

 

The End




评论

热度(50)

  1. 动画狗_挚爱SK荷花池 转载了此图片
  2. 荷花池2号荷花池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