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狗_挚爱SK

SK ST!!!第一只男神Jack Frost小冰人儿 卷福 虫贱 啊啊啊好多!迪士尼皮克斯挚爱动画一生 哈莉奎因!Chris Pine!德普叔!本尼!宇宙小子Steven 探险时光 怪诞小镇 慢慢补花园墙外(◍•ᴗ•◍)

【加勒比海盗5 死无对证同人】萨杰:梦回缘起(4)

简直超级可爱的麻雀小杰克

子衿风祈:

划重点:ABO设定 包纸出没


              萨拉查单向重生


              OOC


              有车有预警




第一章传送门:


  http://zijinfengqi.lofter.com/post/1ee513ca_1006293a




第二章传送门:      


http://zijinfengqi.lofter.com/post/1ee513ca_1015622a




第三章传送门:


http://zijinfengqi.lofter.com/post/1ee513ca_10403c36




 


上篇剧情回顾:小麻雀大言不惭的全票否决自己和萨拉查的关系,而恼羞成怒的萨拉查也因此出言不逊,由于听到了萨拉查的冷嘲热讽,不知所措的小麻雀哇哇大哭,这下可是急坏了悔的肠子都青了的萨拉查……


 


【九】


Salazar正在忏悔自己的三心二意,即使小麻雀此时正窝在自己的怀里哭的悲痛欲绝,自己却并没有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去哄他这一大事上,而是还有闲心去低估这小东西个头不大是怎么盛得了这么多水分的,瞅瞅这哗哗流出来的泪水,源源不绝的。


要说水分,这小东西倒是真的够鲜美多汁,不仅是泪水,就连那后面,也是一逗弄情液就流个没完,还有前面的小家伙,一摸就出水。


女人是水做的,麻雀难道是朗姆酒做的吗?


Salazar这下子是半点都没有继续哄麻雀不哭的心思了。


兀自委屈的Jack哭了半晌,正打算歇口气继续嚎的时候才意识到耳边男人语气温柔的低喃不见了,他抽抽鼻子,暗暗把眼泪混着鼻涕那一堆不明混合物都抹在了Salazar高贵的衣服上,才调整出一副最为楚楚可人的小表情抬起头,对上的却是Salazar一脸的神游天外,哪还见刚刚被自己哭泣所焦急的温柔和宠溺。


Jack心里咯噔一下。


他的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Salazar说的话击破了他厚如城墙的内心,让他鲜少的体会到了委屈和难堪的感受,而Salazar紧接着凑过来的道歉又直接的表明了他说的那番话根本不必当真,麻雀有些恼羞成怒,他要小小的报复下这个竟能打破他心防的男人,顺便发泄下自己那还没来及疏散的心痛。


所以自他亲爹上一次对他惨无人道的殴打之后,时隔八年,麻雀再一次嗷嗷的痛哭出声——只是差点吓死了以为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的奶爸(不)Salazar。


但是如果Salazar知道了自己是故意哭出来骗他的,下场定是会比再次挨骂要严重得多。


Jack感觉鼻子一酸,并不怎么熟悉的惊吓带来的痛苦再次浮上心头,大眼睛不安的看着Salazar失神的脸,就连身体都不由自主的轻轻抖动起来。


——然后屁股挨上了个滚烫坚硬的大家伙。


意识到是什么东西以后,麻雀彻底的悲从中来,嗷嗷大哭,“还说不是为了睡我!!我都哭成这样了你还能硬成酒瓶!!你就是把我当计时女随便上的烂货!!哇——”


Salazar瞬间被七手八脚乱扑腾的麻雀给吓软,“别哭别哭,daddy不是故意的……”


“哇——我的命好苦,肚子饿还要被大酒瓶捅,dad!你为什么不把我带走!!!”


“daddy在呢一直都在呢,小麻雀乖乖不哭了……”


“你走开!!你不是我dad,我要找我real dad!!”


这个时候伤心欲绝的小麻雀喊得自然就是他的亲爹Grant Sparrow,Grant Sparrow算不上是个称职的老爸,但也算对小麻雀好,不过每次出海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跟着自己冒险,尤其是这次,他跑路的时候,又把儿子给忘了。


而此时的Grant Sparrow:怎么感觉屁股后面少了个东西……跟屁虫吗?


Salazar倒是丝毫不嫌小麻雀尖锐的哭声聒噪,只是听的他变了音的哭腔有些心疼,耐心的诱哄已经无法传到麻雀的耳中,他也只能凑上前,身体力行的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小麻雀哭个没完的嘴巴。


“唔……唔唔……”被男人的深吻堵得说不出话来,麻雀一开始很不满意让Salazar又占到自己便宜的,而随着男人的大手按上自己腰肢的时候,麻雀仅余的叛逆也被灭的一点不剩,头晕目眩的软在男人的怀里,被唇舌的纠缠溺的七荤八素。


终于结束了长长的一吻,Salazar抵着Jack的额头,眼中是浓浓的宠溺,“现在愿意好好和我说话了,嗯?”


男人说话时的热气直接喷洒在自己的眼睛上,Jack眯了眯眼睛,感觉水润润的,脸颊由于缺氧而泛着微微的红,可他自己也知道,这红晕可不单单只是缺少空气引起的,他伸手推了推Salazar厚实的胸膛,咬着唇开口,“你离我远一点,我快变成斗鸡眼了……”


Salazar闷闷的笑了起来,而Jack抵在他胸膛上的双手亦感受到了其胸腔的震动,Jack莫名的就不好意思起来,触电一样的收回了自己的双手,更是不敢直视Salazar的眼神,别过了脸,于是Salazar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随即,一股混合着臭鱼,烂海鲜,海风,发馊的酵母的刺激性气味席卷了Salazar近在咫尺的鼻端。


恶,这酸爽。


Salazar浑身一抖。


Jack依旧被困在男人的怀抱里不得脱身,正打算再次羞愤的抗议时Salazar却像弹簧一样猛地挺直了腰杆。


美色误人,这可爱诱人的小麻雀虽然勾的自己找不着北,但却也同时能熏得自己找不着北。


Salazar被麻雀的味道熏出了儿时随着祖父拜访瑞典国王时,品尝的当地特色食物——那个让他闻了一下就吐了三天的生化武器。


叫什么来着,哦对了,鲱鱼罐头。


祖父,阿曼多很想念你。


“你怎么啦?”沉浸在回忆中的Salazar被麻雀的声音叫了回来,定睛一看,原来麻雀已经不知何时被自己火速的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坐好了,正吃手手的看着自己。


能把海上屠夫内心最深处的可怕记忆勾出来,麻雀也实在是个人物。


“我想吃东西。”Jack眨巴眨巴大眼睛,直截了当的要求,还好还好,脸还是很可爱的,Salazar暗搓搓的心理安慰自己。


“不委屈了?”


Jack撇了撇嘴,老东西我说不过你,省得一会儿还得丢人的哭,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表达了自己的意思,然后将目光放到了满桌的食物上。


(ˉ﹃ˉ)


西班牙人丰盛的夜宵被琳琅满目的摆满一桌,天生的作息习惯使得他们的晚宴本来就吃的比较晚,Salazar让厨娘准备的这顿夜宵,不如说就是一顿丰盛的晚饭,其实西班牙的各类海鲜美食才是最具特色的,但Salazar考虑到在从小就是被鱼喂大的麻雀眼里海鲜盛宴还不如一颗白菜更有吸引力,于是他特别吩咐了厨娘多做一些羊肉鸡肉以及蛋类的食物,一来给麻雀换换口味,二来给他补补营养。


麻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果然对着那一大盘的火腿产生了兴趣,二话不说小爪子就伸了过去——然后被西班牙人无情的用汤匙砸了手背,“不许下手,用餐具。”


接过叉子,Jack边揉着自己被砸痛的爪子边小声的腹诽,“伪君子,吃个饭规矩还多。”


Salazar抖了抖眉毛,全当没听见。


他拿过洁白的餐巾,又把麻雀扯了过来,把餐巾细致的塞进了他的领口,麻雀见状很是好奇,“为什么要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擦嘴吗?”


“……怕你笨手笨脚吃自己一身,虽然你那破衣服还没有餐巾值钱。”傻乎乎的小麻雀,Salazar原本是想摸摸他的头,但突然想到了生化武器,临时把手移到了他的额头,弹了个脑瓜蹦。


“又欺负我没文化……”麻雀摸摸自己的额头,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海盗没文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接下来Salazar倒也没有管麻雀太多,让他尽情的放开肚皮吃个了饱,而自己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偶尔帮他把食物切的小块一些,方便他的鸟嘴能吃得下去。


“这是什么,像海龟的脑子!”


麻雀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大呼小叫起来。


“这是布丁,一种甜点。”


“哇,真的好甜呀……”拿勺子挖了一大口塞进嘴里,麻雀满足的眼睛都眯起来。


爱吃甜食,小孩子一个。


Salazar失笑,摇了摇头。


 


风卷残云一样扫荡完整张餐桌之后,麻雀心满意足的瘫在椅子上,嘴角还是没有擦净的食物残渣,破衬衫被自己胡乱的扒开,露出了鼓鼓的小肚子。


“好好吃哦……从来没有吃的这么饱过……”麻雀嗓音软软的喟叹。


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摧残的灯光耀的他眼睛都要花了。


“daddy……”


“嗯?”


端着酒杯的Salazar看向他。


“你搞大我肚子了。”


“……噗。”Salazar又喷了一桌子。


“你看,这么大。”丝毫没有自知的小麻雀还伸出手戳戳自己的肚皮。


“这样就算搞大你肚子了?那就是说只要给你饭吃的人都能搞大你肚子了。”优雅扯下麻雀领口的餐巾擦擦嘴角的酒渍,Salazar危险的俯下身,凑近了满脸无辜的麻雀,“我还有另一个方法能彻底搞大你肚子,要不要试试……?”


压迫感再次袭来,麻雀又觉得自己开始头昏脑胀,避开西班牙人深情的双眸,“你……你不要突然凑过来……”


熟悉的酸爽味道再次冲击了Salazar的鼻翼。


“你再这样,我要翻脸的!”


Salazar:……呕


小麻雀:啾啾啾?


 


“不!!伟大的Captain Jack誓死不洗澡!!!”再看见热气腾腾的浴桶之后,Jack瞬间崩溃,变身八爪鱼紧紧的扒在Salazar的身上,“我不洗澡!!”


Salazar单手托着麻雀的屁股不让他掉下去摔疼,同时这个角度他正对着麻雀的脑袋,鲱鱼罐头口味的麻雀还在不自知的嗷嗷叫,拒不配合,Salazar脸都被熏绿了。


“你知不知道,你臭的连跳骚都抛弃你了!”


“这有什么,我爸爸可以把跳骚臭死!”


“闭嘴,你给我松开,我今天一定要给你好好洗一洗,你个臭到令人昏厥的邋遢麻雀,哪有omega像你这么臭的!!”


“我就不洗澡!你嫌我臭,你去找别的香omega啊!”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不洗澡?”


“洗澡会死人的!我不要!我不要!!”


“给我松开!!”


两人七手八脚的折腾了半天,浴桶也被两人推来推去的溢出了不少水,Salazar脚底一滑,两人竟一起跌进了浴桶里,“哗啦”一声惊起巨大的水花。


“嗷!!!”


沾到洗澡水的麻雀惨叫一声。


“该死的!!我要在这里面撒尿……”


“你敢!!”抹了把脸上的水,被无辜拉进来的西班牙佬怒吼一声。


“有什么不敢的,我现在就尿……”


眼见臭不要脸的小麻雀就要往浴桶里放水了,Salazar额角突突的跳,伸手扯下了脑后小揪揪上的发绳,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开了Jack的裤腰带,拉下他的裤头,把发绳绑在了小Jackie的顶部。


“尿啊。”西班牙佬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洋洋。


而小麻雀却为西班牙佬的臭不要脸而哑口无言。


 


给拒不配合洗澡的麻雀洗干净之后得用了一个钟头,Salazar身心俱疲,从浴桶里爬了出来,捏了捏自己的眉头,“我去给你拿新衣服,别生气了,不就洗个澡么。”


被强制洗澡后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的小麻雀一直在低着头假装嘤嘤嘤。


他的每一条小辫子都被解开了,每一根头发丝都被搓的干干净净,全身上下连最隐私的部位都被西班牙佬的大手细细的洗了一遍。


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麻雀龇牙。


甜腻的浴液味ヽ(●-`Д´-)ノ


Salazar出去之后Jack才愤愤不平的抬起头,“我下一次洗澡,至少要在五年后。”


 


挥了挥手让佣人们都下去,Salazar估摸了下时间,敲了敲门,然后推开。


卧室里的烛台还在燃着,证明主人还没有入睡。


“Camilo,还没有睡?”


听到了Salazar的声音后,床上的少年抬起了头,将原本翻看的书籍放到了膝盖上,他的头发是温暖的栗色,用一根发带系在脑后,就连瞳孔也是同样的颜色,只是嘴唇泛着不健康的白,略显病态。


“在等您的晚安吻,papa.”


Salazar笑了笑,大步走上前抚开了Camilo额头上的碎发,低下头慈爱的轻轻一吻,“真是我的罪过,有些事情在忙。”


这正是他的儿子,Camilo Salazar。


“我想也是,papa你竟然迟到了……”Camilo抬起头同样在Salazar的脸上落下一吻,却在一瞬间嗅到了陌生的味道,并且刺鼻的难闻。


由于病症因此嗅觉比常人要敏锐的多的Camilo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不经意的开口,“papa今天是遇到捕食的海鸥了吗,有些腥味呐。”


“不是海鸥,是麻雀。”想到了某个小东西,Salazar宠溺的笑了,“对了Camilo,借我一套你的衣服,那家伙的身材跟你差不多。”


“……谁?”


“嗯?怎么我给你带的衣服你都不喜欢吗?怎么都是全新的,这些可都是从伦敦带来的时髦衣服。”拉开Camilo的衣橱,Salazar并没有听到他的询问,而是皱紧了眉头,“喜欢什么样的衣服,下次跟管家先生讲,我不常在家,他应该比较能完成你的喜好。”


“我只喜欢papa给我的衣服。”


挑了件漂亮的小洋装,Salazar走近Camilo的床边,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然后低下头吹灭了桌上的蜡烛,“早些睡吧,别看书了。”


“晚安。”


随着卧室门的关闭,整个房间彻底陷入了安静。


巨大的落地窗前的帘子抖了抖,走出一个人。


“他就是,麻雀。”


Canary。


黑暗中,Camilo用指尖摩挲了下书本封面上华丽的烫金标题,动作像极了平时拿着望远镜的Salazar,“麻雀?”


Canary的目光放到了这位古怪性子的统帅之子的身上。


Salazar的爵位不可能会给这个儿子。


而原因……


“sparrow?呵……little sparrow……”


纸张撕裂的声音在黑暗中刺耳至极。


Canary咬了咬唇。


 


Salazar拿着衣服走进浴室的时候,下一秒就退了出来。


“对不起我走错……”


愣了一下反应过来,Salazar再次冲了回去。


“Jack Sparrow???”


趴在浴桶里的小麻雀扁着小嘴,看着Salazar傻子一样跑来跑去,“daddy你好慢哦……”


Salazar:……你老实告诉我你不洗澡是不是要为了遮盖你的美貌?




宣群:子衿的麻雀和老萨(备注书友)群号:639174813


(验证好像出了点问题加群的话多试几次=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智障啊哈哈哈哈

子衿风祈:

本次的小剧场顶着萨杰的标题,但是并没有将“他”的身份说明,大家可自动带入自己吃的cp~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船长美颜无人能敌

子衿风祈:

今天来聊聊老萨和麻雀当年的往事……可真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早就想把这两个故事串着写了(ง •̀_•́)ง早年杰萨,晚年萨杰( •̀∀•́ )

子衿风祈:

继续加勒比海童话篇,渔夫与鱼——屠夫与麻雀新篇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耶耶耶好甜

阿亂的水果塔與甜甜圈:

〈CWT無料釋出〉
畫了保育組的短漫~

沒錯這是一個小魁要上霍格華茲前一晚發生的故事

之前看過一支影片開玩笑說每個學院都有自己的特質,
就赫夫帕夫們沒有特殊的潛能。
我一邊哈哈大笑一遍覺得有點感慨,這也許也是另類的特質啊。
所以想這篇小故事,想要表達我覺得赫夫帕夫的偉大之處。

不過不管是哪個學院,都會為自己的出生地感到光榮的吧!

畫小小魁存粹是因為私心!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Jack!!!!!终于记起来我是多么爱你

一只恐龙蛋:

没有更新! 没有更新! 没有更新!

整理一下 旅游回来继续吧...